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E假生活 >性向曾被父母视为中邪 男同志婚礼终获祝福 >

性向曾被父母视为中邪 男同志婚礼终获祝福


2020-07-09


性向曾被父母视为中邪 男同志婚礼终获祝福

在台湾成功通过同婚法案、写下「亚洲第一」的历史新页后,国内外关心同婚议题的群众,纷纷涌入社群网站,记录这一天对他们的意义。男同志林孟寰的母亲, 17 日深夜也在脸书上表达她对挺同婚立委的「衷心感谢」。

她坦承,自己过去曾是一位「努力去抢救」同志儿子的妈妈,只因为她当时深信,「异性相吸是天经地义的事」。

「我简单的脑袋,想破头也无法明白,同志这物种,是怎样在宇宙诞生的。」林孟寰的母亲写道。她表示,她曾花费鉅额,将祖宗牌位请回家,每天三炷香;也曾求助可以通天入地的朋友,把儿子的灵体调出来,进行「磁场转换和道德劝说」,只求他能够变正常。

但是现在的她,跟儿子聊到同志议题时,却可以互糗谁才是需要「心理辅导」的一方。

林孟寰近日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坦承,他也不清楚母亲的态度转变是怎幺发生的。但是他相信,在他十几年前离开台中的家,去台北念大学、工作后,父母想必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努力做了许多调适。

与许多同志朋友心路历程不同的是,由于林孟寰与交往八年的「準老公」周浚鹏,都在艺文圈工作,创作圈对同志的友善、以及对「性向可流动」概念所抱持的开放态度,让他们免于在成长过程,或是在生活中,因为性向而遭到太多不友善对待。

但因如此,如何得到传统父母的认可,反而变成他们两个心里,唯一难过的坎。林孟寰透露,由于自己是个任性的人,年轻时刚出柜的他,常会直接「带男友回家」,用这种方式强迫父母接受自己的性向。

「在传统中南部家庭,我们就是不讲的,装没事。」林孟寰述说父母当时对他行径的反应。「反正不管你们在房里搞什幺,当作没这回事,只会简单打招呼,不会多说。」

然而,林孟寰父母对他伴侣的态度,在他与周浚鹏稳定交往后,渐渐有所改变。他说他发现,父母开始会跟周浚鹏互动,男友独自去中南部工作时,也都是直接住他爸妈家。

「我觉得,我待在他们家里的时间比他更长。」周浚鹏笑着说。他回忆,有次借住林孟寰父母家,他的妈妈煮了一桌的菜,饭后他帮忙洗碗收东西时,她突然脱口而出:「鹏鹏真的好像我们家人喔。 」

「我就马上跟大资 (林孟寰的绰号) 说,很像有被接纳的感觉。」周浚鹏笑说,难掩当时喜悦感动之情。

即便两人与彼此父母互动良好,关係也已被他们接纳,但他们没想到的是,去年 11 月公投后,两人在脸书宣布决定结婚的喜讯,会让父母遭受莫大的社会压力。周浚鹏说,他的一位亲戚在看到贴文后,马上打给他的家人,请他们「带他去念佛」。

由于来自週遭亲戚的「关心」,周浚鹏的父母责怪他「为什幺要这样昭告天下」,并问他,为何不能低调跟男友在一起就好,一定要高调办婚礼。

儘管父母不谅解,两人还是决定要办场婚宴,一圆林孟寰想拥有属于自己婚礼的梦想,他年轻时因为性向,被迫放弃这个梦想。

由于担心父母会拒绝出席,林孟寰透露,两人还事前规划好,若第一排父母长辈保留席真的空着,能够安排谁去填补。「我们这场婚礼就是得办成,即使爸妈不出席,我们照办。」林孟寰语气坚定地说。

即使如此,两人还是做好「万全準备」,细心避免在仪式、行为言语上,出现任何可能会触动父母敏感神经的作为。

林孟寰解释,因为顾虑父母感受,两人在婚礼台上避免接吻、拥抱,也不提及谁是「新郎」。甚至于谁先致词,也交给「剪刀石头布」来决定,深怕谁先谁后会有争议。他表示,身为传统家庭的小孩,他很理解传统礼数的游戏规则,知道大家在意的是什幺。

他说,如此小心翼翼,是因为他理解,父母要接受他的同志身份,已经很不容易。「我觉得普天下父母,内心还是希望小孩是正常的,就是所谓的异性恋,所以某一块,都是不得不接受这件事。所以我想说,就不要给他们心脏负担这幺大 。」

林孟寰说他跟男友,将在 24 日同婚合法当天正式登记。他表示,同婚法案的通过,并不会改变社会对同志的歧视,所以需要更多人,陆陆续续去实践他们被赋予的权利。

「很多人生命中没有出现过同志,同志是隐身的。」但林孟寰相信,当越来越多同志朋友,能够勇敢结婚,这件事逐渐被父母、周遭亲友接受,改变才有可能发生。

他说,透过这种方式,同志朋友才不会永远是「别人」,而是渐渐变成人们口中的「我亲戚、我同事,而他们有他们的人生梦想」。

性向曾被父母视为中邪 男同志婚礼终获祝福性向曾被父母视为中邪 男同志婚礼终获祝福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