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W生活人 >在日求医有感 >

在日求医有感


2020-06-27


在日求医有感
在日本,每月未出粮先扣逾两万日元作社会医疗保险,同事都说即使小病都要去看医生,连被纸张边缘伤,都最好去医院报到。今年年初大病一场,不想食西医食到呆呆哋,所以去找中医 - 没错,是在日本看中医,而且中医也能claim医保!医师把脉一听,说是甲状腺问题,还帮忙找到最近一家能提供验血服务的诊所并获得转介信一封(要收费)。

一星期后回去睇验血报告,最后获得专科转介信一封(也是需课的)。转介信到手时刚好是十连休前夕,高呼「天皇万岁」后当然要回港度假,因此要求一封英文介绍信。然后得到的回答是要另加五千日元并要等最少一星期。由于太麻烦,所以打消念头,假期后才到医院报到。

对于医院的记忆,是陪伴亲戚到公立医院覆诊,转介信、覆诊甚幺都要等上好几个月。十连休后,甫一返到日本立即打电话预约,还以为要等上至少一星期,但负责预约的姐姐却说,持有转介信的在平日中午一点前来新诊报到就可以。当日,去到医院时发现其人流之少,教笔者惊讶 - 对于习惯在公立医院排队的香港来说,真的有点不习惯。登记时,护士贴心地提供医院的地图,并细心解说走到内分泌科的方法,及交表登表等程序。

由登记新症、排队初诊,见医生然后照超声波和验血,然后到附近的药房拿药,整个过程只是两个半小时。回想当日在港,陪亲戚到急症室分流须等上逾四小时,现在笔者还有时间跟主诊医生闲聊,感觉实在神奇。究竟在日本,到公立医院的人多不多?主诊医生说,他负责的病人中,外国人只佔1%(包括笔者在内),每次会给病人预留一定时间以详细的说明病历及病情,并解答疑窦。想当日,在陪母亲大人到香港的公立医院睇报告,已预约仍需等足一小时,会面不够两分钟就被打发,日本的情况完全不同。主诊医生补充说,刚好有医生离职因而比较忙,否则每位病人的会面时间将近三十分钟或以上。

由于对药物出现过敏反应而连续发烧,因此立即打电话到医院,同日三十分钟内即安排好见医生。其实日本的医院跟香港一样,有提款机、便利店、餐厅和自动贩卖机;再回想香港医院的挤拥,医护人员忙得不可开交,人满之患使得走廊放满临时病床......细想想每月那两万多日元的保险,似乎不太坏。此后,主诊医生要求笔者下次要在覆诊前提早最少九十分钟去验血。透过电话告诉母亲,她惊讶的是,香港的医院要求她早一个月去验血!「在香港,抽完血后只给我一小片胶布......怎幺在日本抽血后会使用绷带?」心想,这或是文化差异吧。

想当日,笔者与友人在港修读中学时所参加的公开考试,不少同辈都因为人工高和百份百就业率而修读护理系。按她们所说,入职约两年后,当公立医院的合约完结,即转职到私立医院。愿意留在公立医院的,普遍是为了理想和一份坚持。她们大都到过别的国家,亦感受过别国的医疗服务,不难明白为何香港的公立医院人手长期短缺,为甚幺常说医謢人员脾气不好。

在日本,随便找一家医院,人流跟往时的香港诊所差不多,自然明白不停增长的香港人口却不找出口,问题永远不会得到解决。若没有充足的医疗服务对应,即使港人平均寿命是全球第一,那又有何意义?

在日求医有感
医院餐厅一隅
在日求医有感医院里的自动贩卖机可谓包罗万有,体贴病人、访客及医护人员需要。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